湖湘剪紙第一人秦石蛟剪紙特色探析

摘 要:探討和研究望城剪紙第一人、湖南新剪紙開拓者秦石蛟老人剪紙作品藝術特色。通過對秦石蛟20000多張剪紙作品的比較研究,結合閱讀大量的相關新剪紙文獻,回顧秦石蛟剪紙藝術的人生軌跡,得出其剪紙藝術技法具有以下三種特色:“穿插纏套、色彩鮮艷——交織套色”;“手隨心動、情自影生——搖剪技法”;“綜合折剪、巧思妙想——特技折剪”。秦石蛟的剪紙創作既源于對民間剪紙工藝的精研,同時又積極探索和汲取中外剪紙和其他藝術的精華,展現出時代氣息與創新精神。
關鍵字:秦石蛟;新剪紙;交織套色;搖剪法;特技折剪


剪紙在中國是一門古老的藝術,因其長期處于一種封閉的社會環境中,剪紙藝術的表現形式、作用功能等發展緩慢,相對穩定。直至近代,隨著社會的發展,東西方文化的交流越來越頻繁,新事物的出現逐漸打破了過去傳統的生活方式,剪紙亦開始出現了新的氣息。特別是在民國初期的新文化運動后,在新思想新觀念的推動下,抱著民主平等觀念的知識分子開始關注到剪紙這門流傳于普通百姓之間的藝術形式。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毛澤東同志《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之后,提出“文藝為工農兵服務”的文藝方針,推動了大批反映人民生產、生活、戰斗的中國新剪紙的出現。[1]“破舊立新”的思想在那一時期也成為了新剪紙發展的重要推動力,逐漸地中國新剪紙也開始頻繁出現在人們的視野。新中國成立后,出現了大量與政治題材相關,同時反映人民生活的剪紙,也出現了一批熱衷探索剪紙的藝術人才。改革開放以后,隨著全球化的進程加速,網絡的飛速發展,人們的交流更加便利通暢,新技術、新材料的發展為新剪紙的創作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教育的普及,人口素質的提高,也使得剪紙的群體中出現了更多高素質人才。他們生于新時代,思想新潮活躍,見多識廣,對中國新剪紙的發展抱有極大的熱情,這批思維開闊的藝術工作者開始將對剪紙的探索擴展到不同地域、不同的藝術種類甚至不同的行業學科,使得剪紙的制作方法、使用材料、表現題材、創作人群等都發生了變化,呈現出新的剪紙面貌。

秦石蛟便是這群新剪紙先行者中的佼佼者,他生于湖南望城一個傳統的剪紙世家,家族的傳承使他對剪紙抱有深厚的情感。秦石蛟將家族的剪紙技術繼承下來,又向望城家鄉的老剪紙藝人拜師學藝,如今他已成為了一名優秀的望城剪紙非遺傳承人。而在新時代大環境中成長的他又對剪紙擁有創新探索的精神和韌勁,既不忘繼承傳統,又渴望推陳出新。早期學院式的美育為他打下較強的藝術功底,他當過教師、考過古,做過文化館長等,一生走南闖北,去過不同國家交流剪紙藝術,多樣的職業和人生經歷開闊了他的思維,而刻在骨子里的從小對剪紙的熱愛使得他在新時代的潮流中能夠不斷吸取各種養份來滋養這門藝術,為他對剪紙藝術的研究添磚加瓦,在不斷的鉆研中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一、南秦北傅 望城之剪紙第一人

圖1 秦石蛟(1938~)

圖1 秦石蛟(1938~)

秦石蛟(1938~),生于湖南望城,曾任中國剪紙家協會副會長,湖南省剪紙研究會會長,[2]現任中國剪紙藝術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望城剪紙非遺傳承人,是一個集創作、研究和教學傳承、收藏出版以及領導工作等多崗位工作于一身的不可多得的剪紙界人才。在2004的中國民間藝術之鄉剪紙邀請賽“神州風韻”上,秦石蛟憑借其優秀的剪紙技藝獲得了“中國十大神剪”的榮譽稱號。其作品獲獎無數,一生中創作的剪紙作品現存超20000余幅,迄今為止為剪紙撰寫的書籍著作就有30余冊。

中國剪紙世家有“南秦北傅”的說法,北傅是指傅作仁先生注1和他的家族剪紙成員,南秦便是在剪紙世家中長大的秦石蛟,其父母是當地有名的剪紙藝人,他從小對剪紙耳濡目染,4歲就拿起剪刀開始依葫蘆畫瓢學大人“玩”起了剪紙,對剪紙這門藝術萌生了深厚的興趣與情愫。秦石蛟17歲考入湖南省第一師范學校,在其恩師賓彬注2的指導下他開始逐漸認識到民俗剪紙厚重的文化價值,因恩師一句“剪紙還需向民間藝人學習”,秦石蛟便在望城當地四處尋找民間剪紙藝人并虛心向他們拜師求教。秦石蛟剪紙生涯的起點根植于望城的民間剪紙藝術,他將家人和望城民間師父們的剪紙手藝融會貫通。進入望城縣文化館工作時也沒有間斷對剪紙的鉆研,常隨身攜帶剪刀和小紙片,沒事就拿出來練習,剪出的“花”常隨手送出,其作品也倍受大眾的喜愛認可。但他并不將自己困于一偶,為追尋剪紙藝術的真諦一生走南闖北,每去到一地,必要考察當地剪紙,必要拜訪結交當地剪紙藝人。他從全國各地收集了大量的剪紙作品,還帶著中國的剪紙藝術赴日、德、意、法等國做剪紙類訪問交流。他在古今中外不同剪紙派系甚至不同行業中汲取養分,以傳統的剪紙技藝為基礎,創新出“交織套色剪紙”“搖剪法”以及“特技折剪”“旋轉對稱團花”等20多項技法。為湖南新剪紙的多樣化傳承發展做出了卓越的貢獻。退休后,為促進中國剪紙的傳播交流,2000年自籌資金創辦“華夏剪紙博物館”,這里至今仍是剪紙愛好者們學習交流的重要場所。

秦石蛟不僅是一位技藝嫻熟,巧奪天工的剪紙藝人,在剪紙理論研究上也絲毫不遜色,他不斷挖掘和宣傳民間的剪紙藝人和技藝,喜愛收集并探究一些來自民間的符號、紋樣等,學習總結不同的剪紙手法,并在現有的手法上不斷地推陳出新。他對剪紙的追求不僅著眼于外在的藝術表現手法,還深入到了對剪紙的本質內涵以及傳承保護等問題的挖掘和探究。如今秦石蛟雖已是耄耋之年卻仍老驥伏櫪,但每天都還在堅持創作研究。剪紙早已成為他生活的一部分,他的一生從未停止過對剪紙藝術的思考。秦石蛟從攝影的聚焦中領悟到剪紙中的簡與繁,清晰與模糊的關系;從音樂的旋律中領悟到剪紙線條的韻律,以及樹枝花草的舒卷穿插。[3]他在剪紙上的成就亦是被同行交口稱贊,贊揚其“在剪紙藝術方面學之勤、思之深、行之遠、集之廣,成果之豐,創新之別開生面,是有目共睹的。”[4]

二、推陳出新 湖南新剪紙開拓者

剪紙進入到新的時代,它的創作主體也不再是鄉村的勞動婦女和民間的游方藝匠,而是文化主流中的藝術家或美術工作者,[5]以及其他素質較高的人群,他們往往能從更廣闊的角度看待和促進剪紙藝術的發展。現代生活需求早已新時代化,我們的“老藝術”亟待融合“新概念”,要積極探尋新的語言形式,[6]這些走在新剪紙探索道路的藝術家也正通過自身的努力不斷為剪紙的傳承發展拓寬道路,探索新方法,注入新活力。秦石蛟亦是將自身有限的生命投入到了無限的剪紙藝術探索中,通過對家鄉望城與其他地區傳統剪紙技藝的總結繼承,結合其對音樂、版畫、考古等各不同行業學科的理解,終于將“交織套色剪紙”“搖剪法”“特技折剪法”帶到了剪紙藝術的傳承和發展中。

1.穿插纏套 色彩鮮艷——交織套色

圖2  團花01 2004年

圖2 團花01 2004年

交織套色剪紙是彩色剪紙的一種類型,全國各地彩色剪紙類型有很多種,有染色剪紙、交錯套色剪紙、分色剪紙等等,而交織套色剪紙是秦石蛟在不斷綜合總結前人制作剪紙各種手法后創造出的一種新的彩色剪紙技法。秦石蛟于1987年研制成功第一幅交織套色剪紙《春滿人間》,1998年定名“交織套色剪紙”,1999年正式向國家申請專利。

圖3  團花02 2004年

圖3 團花02 2004年

交織套色剪紙在制作過程中全程都不需用到膠水,僅依靠不同顏色的紙張相互交織產生的力的作用來相互嵌套固定,完成后畫面中有的色塊還可移動位置,但不會損壞畫面,十分靈活。交織套色剪紙分為多層,但層與層之間是相互分離交織的,制作的手法常見有翻折、纏繞、編織、套掛、穿插、鉤連、夾接。其制作技藝吸收借鑒了草編、竹編、棕編、紙扎等多種民間工藝手法。[7]至于草編、棕編等手工編制的手法,制作時將紙剪成條狀,橫豎穿插進行編織,不同色彩的紙張相互穿插糾纏,色彩鮮艷豐富,對比強烈。交織套色剪紙在制作過程中也十分有趣味性,首先要進行畫面整體結構的構思,決定使用什么形狀紋樣進行交織套色,并搭配處理好不同的顏色關系。最重要的是哪一部分紋樣使用的是什么手法制作,是穿插還是編制等等,合理安排層次,然后再依據構思把每一個部分按比例剪出來。最后將主紋和零散的彩色紋樣用翻折、纏繞、編織、套掛、穿插、鉤連、夾接的方法進行交織套色組合,配色紋樣之間亦可以相互穿插纏繞,形式豐富多樣。但這種組合一定不能是生硬的組合,在設計交織套色使用的7種技法時,運用不同手法的搭配,能使得剪出的作品效果千變萬化,還會出現襯色的效果。不同顏色、不同大小的線面之間相互呼應承接,這些形狀各異的色紙互相穿插帶來了一定的層次感和立體美感,而作品依然整體且還十分輕薄。

圖4  五鳳呈祥 2004年

圖4 五鳳呈祥 2004年

交織套色剪紙的構成方式是由各種不同的形相互組合拼接而成,在組合結構上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以主形為基礎,在主體形上用各種不同色彩的小片形剪紙進行穿插,在不同形之間進行交織拼接。如圖2作品《團花01》,首先進行主題圖形的設計構思,底紙一般采用深色,與其上的小塊剪紙在色彩的明度上相差較大,在制作時先把主體圖形剪制出來,然后剪出其它小形在彼此之間進行穿插。作品《團花01》便是用深藍色做底,上面穿插跳躍著色彩鮮亮明快的小圖形。圖3《團花02》同理。第二類則是各種散形的組合,整幅剪紙皆由各種小的單形拼接而成。如圖3作品《五鳳呈祥》,選用白、紅、黃、青、粉等5種色彩的紙張相疊剪制出5只鳳凰,再利用其修長的頸項,羽翅將5只展翅飛翔的鳳鳥相互糾纏交織成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畫面呈現出一種和諧的動感。交織套色作品也可兩面欣賞,正反皆成畫面,在最后裝裱時,貼襯紙和不貼襯紙都各有趣味,使用交織套色制作的剪紙作品無論是正面還是反面具有很好的觀賞性,他們的外形輪廓是一樣的,但因紙本身兩面的色彩差異及交織套色使用的手法原因,兩面的色彩甚至所呈現的形態組合都有所不同。

交織套色剪紙是一個巨大的寶庫,還存在很大的發掘潛力,無論是在表現手法還是題材上都還能再挖掘延伸,現在對這種手法的研究還處于初級階段,希望將來能有更多的剪紙愛好者能加入進來。

2.手隨心動 情自影生——搖剪技法

圖5  水塘邊的洗衣女 2008年

圖5 水塘邊的洗衣女 2008年

搖剪法是一種主要運用在風景剪紙中的手法,適合用來表現自然山川的景象,這種方法剪出的風景較受人們喜愛,常用在速寫式風景剪紙的創作中,它是秦石蛟在一次乘車的旅途中,被窗外的風景吸引,于是忍不住就借著搖晃的車廂隨手用剪紙的方式來記錄旅途中看見的風景,搖晃的車廂使得剪出的輪廓邊緣參差不齊,但完成后發現剪出的畫面自然多變又稚拙有趣,這使他感到很有意思,后便開始了對搖剪技法的探究。

圖6  一家三口 2008年

圖6 一家三口 2008年

用搖剪法來制作剪紙是一個有趣的創作過程。在普通剪紙的制作中,剪紙藝人們一般會找到穩定的位子,端正坐好,小心規劃要剪的圖形花紋,下剪時專心致志,屏氣凝神,爭取下剪時不出現差錯。但在使用搖剪法剪紙時,藝人們卻會呈現出相反的狀態,他們會打破穩定的氛圍,讓自己的身體搖晃起來,仿佛坐在一輛搖搖晃晃的火車上,在這種狀態中一氣呵成地剪出想要的風景。搖剪法對剪紙的精確性沒有過高的要求,使用搖剪法剪出的風景,邊緣都不會十分平整,大自然中也沒有平直的線條,藝人在搖動身體時持刀的手也跟著搖晃抖動,起起伏伏的邊緣為風景增添了許多趣味與想象。搖剪法更適用于隨時隨地的速寫式的即興剪制,在使用搖剪法剪制作品時,首先藝人會先在腦海中進行一個大概的構思,將眼前或印象中的風景回憶起來,并進行想象和融合,下剪時通過不停的搖晃,使得整個身體處于一種較為放松的狀態,但在精神上還是需要有一定的沉浸度,同時大腦中需要能不停規劃想象,手隨心動,情自影生。

搖剪法可以用來單獨剪風景,也可以與其他手法組合起來豐富畫面的表現形式,單獨使用搖剪的方法剪風景時,畫幅以長條狀或小幅較多。如圖5,在寧靜的水塘邊,畫面的上方一個女子在清洗衣物,畫面下方大部分是一汪塘水,水中倒映著水塘邊蔥郁的樹木。圖6描繪的在一顆樹下一家三口母親牽著孩子回家的場景,是秦石蛟回憶中的家鄉和童年的景象,都是使用搖剪的方法來表現。當搖剪法與其他手法結合在一起時畫幅一般較大,會表現出多個層次和多樣的手法,如圖7《山鄉情愫》,畫面有前后兩層,前面一層是用黑色的紙使用搖剪的方式剪出的近景輪廓,后面一層使用普通宣紙染上濃淡不一的墨色來作出的遠景,前一層的山與樹的邊緣便是在身體的搖晃中剪出來的,參差不齊卻自然和諧,后一層采用的撕紙的方法制作,如遠山的影子也像空中的薄霧。

圖7  山鄉情愫 2008年

圖7 山鄉情愫 2008年

搖剪法的使用既考驗藝人的剪紙基本功以及對景物的捕捉和概括能力,又要求藝人能有豐富的想象力,在使用搖剪法時常會將景物進行幻化處理,正所謂“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將現實的景物抽象成另一個想象中的畫面。如圖8,起伏的群山被抽象成各種動物,如虎、牛、蛇、龍、蛇、鼠等等,既表現出山川重巒疊嶂的壯闊場面又抒發出藝人內心的情感想象。秦老的搖剪風景總會給人留下一定的想象空間,甚至有時不同人在看同一張搖剪法作品時也能出現不同的想象,賞心悅目的同時又頗具趣味。搖剪法剪出的景物往往概括簡約,畫面自然寧靜,體現出一種人與萬物和諧統一的美感和天人合一的思想。搖剪法的剪紙藝術形式是一種詩化的形式,符合自然之美,體現了“天人合一,物我合一”的審美觀。[8]

圖8  福地靈山-1 2007年

圖8 福地靈山-1 2007年

3.綜合折剪 巧思妙想——特技折剪

圖9  順時針特技折剪團花 2004年

圖9 順時針特技折剪團花 2004年

秦石蛟的“特技折剪”是基于對傳統“綜合折剪”的深入研究和創新。在剪紙的制作中“折剪”的手法是最基本、最原始也是應用最廣泛的技巧之一,即使用一張紙或多張紙疊加起來,將紙沿著軸線或某一中心點進行一次或多次折疊,然后在上面剪出需要的花紋,展開后可得到呈現出多個重復花紋的剪紙作品。這種手法一般用于制作對稱圖形、放射性圖形或連續圖形,折剪相對單剪那種一條條紋路剪刻的手法效率要高很多,剪出的作品還具有均衡韻律的美感,幾乎是民間剪紙藝人們普遍會用的一種剪紙技術。且從以往留下的剪紙熏樣和現存最早的在新疆出土的《對馬》《團花》等剪紙中,就可看出對折剪手法的應用在南北朝時期就已經較成熟了。[9]而“綜合折剪”突破了以往的“基礎折剪”僅沿著某一中心點或對折線進行折剪所能得到的圖形和藝術表現形式,擴大了以往“基礎折剪”所能表現的題材內容。“綜合折剪”法可以表現不對稱的動物、植物、字體、符號、風景、人物、圖形等等。剪紙時可以在不對紙張做任何折疊的情況下直接下剪,但如果想做出更多花樣就必須用到“折剪”的方法了,但“基礎折剪”能表現的圖樣相對呆板,在表現效果上有很大的局限性,而“綜合折剪”卻僅用剪刀就可以千變萬化地靈活表現出藝人心中多樣的世界了。

圖10  逆向對稱折剪的雞圖  2004年

圖10 逆向對稱折剪的雞圖 2004年

秦石蛟的“特技折剪”,是一種較為特殊的“綜合折剪”方式,在折紙階段需要使用一些技巧,它能剪出錯位圖形、不等分圖形、逆向對稱圖形、旋轉對稱圖形、同向連續圖形、太極圖形、共用旋轉圖形等許多一般對稱剪紙無法剪出的圖形,這一方法在使用時依所需圖形而定,有多種變化,破解了許多用傳統的基礎折剪無法剪出的困難圖形。如圖9,便是用“特技折剪”剪制的順時針旋轉團花,傳統的基礎折剪剪出的魚團花無法頭尾相接地進行一個順時針旋轉,“特技折剪”中通過如圖9所示的方式,虛線為折線,實線為裁截線,先對剪前的“折紙”這一步驟進行一些特殊的處理,再在這種處理的折紙上進行正常“魚”與“花”的剪制,即可得到順時針旋轉團花。如圖10,是逆向對稱折剪的雞圖,基礎折剪一般使用上下對稱折剪,這樣的折線剪出的雞呈現的對稱方式是尾對尾、頭對頭,但通過秦石蛟“特技折剪”的處理,便可將其頭尾分開相對。如圖11,是同向連續圖形,使用基礎折剪創作時相鄰單元的圖形是相向對稱的,而通過“特技折剪”對其折線和裁截線的處理后,便可剪出相鄰單元方向一致的剪紙圖形。

圖11  逆向對稱折剪對雞 2004年

圖11 逆向對稱折剪對雞 2004年

特技折剪為剪紙技法的發展帶來了無數的可能,當剪紙藝人能夠熟練地掌握綜合折剪的技法后,便有望將技能提升至“脫稿綜合折剪”的境界。秦石蛟認為,從“普通折剪”到“綜合折剪”再到“脫稿綜合折剪”的“特技折剪”,是剪紙技藝從必然王國向自由王國發展進程中的一個新的高度。[10]

結語

如何使民間剪紙向現代剪紙過渡,實現傳統剪紙藝術的現代轉型,秦石蛟的新剪紙探索及其實踐給出了一個較好的答案。秦石蛟的剪紙創作既源于對民間剪紙工藝的精研,沉淀了深厚的傳統底蘊,同時又展現出時代氣息與創新精神。他用新的視角不斷對傳統剪紙的制作工藝、表現語言、創作手法等進行鉆研審視進而發展創新。他的交織套色剪紙打破空間順序使紙張相互穿插纏套,讓剪紙更具層次美感。揺剪技法剪紙更是別具一格,可用于速寫式風景剪制,使身隨景動,效果樸拙自然。秦石蛟又在家鄉望城傳統的綜合折剪技法基礎上破解創新了旋轉圖形折剪、逆向對稱圖形折剪、單元連綴圖形折剪等30多種特技折剪法。他對剪紙的研究既要追本溯源又要跨越到不同領域,他學習研究竹編、印花、紙扎甚至音樂、版畫、考古等技藝。他帶著剪紙的眼鏡看待世界,數十年如一日的鉆研,探尋古今中外,在對不同知識信息的融會貫通中提取有益的因素融入到剪紙中去。他的剪紙扎根于傳統剪紙的土壤,又沐浴著新時代的雨露抽枝發芽。

我們在秦老的身上也能感受到一種值得敬佩和學習的工匠精神,剪紙不是可反復修改的藝術,往往一刀定乾坤,特別是在“交織套色”與“特技剪紙”的制作中,剪紙的長短、寬窄、角度等均需要精準規劃,秦石蛟的剪紙變化多端而又嚴謹有序,制作過程中需細致專注、心無旁騖,他對待最后的效果更是精益求精,一張成功的作品背后是堆成山的廢紙與心血。秦石蛟追求作品的至善尚巧,“善”來自對美的追求,“巧”來自數千小時的反復練習,極力地提高自身的技術水平使之達到至善至美的境界。同時在剪紙的表現手法、材質等方面追求不斷創新,借著新時代新思想的天時地利,探索新剪紙的工新巧、材新美,大膽突破,敢于嘗試。他拓寬了剪紙的表現手法,無論是“交織套色”“搖剪法”還是“特技折剪”等都還具有極大的挖掘空間,為后來人提供了一個的潛藏的寶藏和剪紙創作的新思路。在今天剪紙藝術趨向衰微的現實情境下,他為湖南新剪紙的發展貢獻了自己的力量。如今秦石蛟已年過80,但他堅持“小車不倒只管推”,以耄耋之齡活躍在剪紙創作的舞臺上,依舊熠熠生輝,不負這個時代,他是一位值得我們尊敬的湖湘剪紙大師。


參考文獻
[1] 張群.剪紙藝術的現代轉型與應用研究[D].北京:北京林業大學,2011.5.
[2] 彭國梁.“剪神”秦石蛟[J].老年人,2006(09):23.
[3] 余曉紅.民間剪紙藝術的傳承與創新——訪湖南望城第一家華夏剪紙博物館[J].湖北民族學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5(04):31.
[4] 中剪會新浪博客.一雙手·一輩子·一件事——秦石蛟的剪紙生涯.(2019-08-03)[2020-01-03].http://blog.sina.com.cn/s/blog_198ff60b10102yj0v.html.
[5] 崔小清. 中國剪紙的功能流變研究[D].中央美術學院,2016.2.
[6] 邵士德.民間剪紙技法研究[J].藝術品鑒,2019(11):85.
[7] 秦石蛟.秦石蛟剪紙文集[M].長沙:湖南科學技術出版社,2017:227.
[8] 胡艷珍.民間剪紙藝術“天人合一”的情感表達[J].新聞愛好者,2009(22):139.
[9] 劉周海.淺論嶺南剪紙藝術形式[J].美術大觀,2010(07):30.
[10] 秦石蛟,蘇運紅.望城民間剪紙[M].長沙:湖南美術出版社,2008:11.

注釋
注1:傅作仁 (1935~),滿族,黑龍江海倫人,擅長民間工藝美術,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中國民藝家協會授予“中國一級民間工藝美術家”稱號。現為中國美協會員、中國民協剪紙委員會委員、中國少數民族美術促進會常務理事、中國民間工藝美術委員會委員、黑龍江省美協剪紙專業委員會主任。
注2:齊白石的入室弟子之一,曾在湖南第一師范任教,當過秦石蛟的老師,十分重視民間剪紙的傳承和發展。

圖片出處
圖片1由秦石蛟家人提供.
圖片2、3、4、5、6、7、8、9、10由作者自攝.
圖片11、15來源于秦石蛟.秦石蛟剪紙文集[M].長沙:湖南科學技術出版社,2017:6.


作者簡介
1.吳衛(1967~),男,湖南常德人,湖南師范大學美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設計藝術學博士,曾于1988~1990年留學日本千葉大學デザイン學科。現為中國包裝聯合會包裝教育委員會副秘書長、中國工藝美術學會理事、湖南省工業設計協會副會長、中國機械工程學會工業設計分會委員、湖南省設協設計藝術理論專業委員會主任、湖南師范大學學術委員會委員。現主要從事傳統藝術符號和高校藝術教育理論研究。
2.譚淳心(1995~),女,湖南長沙人,現為湖南師范大學美術學院18級碩士生,主修視覺傳達設計與理論研究。通訊地址:湖南師范大學桃花坪校區研究生宿舍,410006。TEL:18874809571。


*基金項目:本文系2020年度湖南省教育科學“十三五”規劃立項重點課題“湖南傳統手工藝的高校傳承與創新研究”(項目編號:XJK20ATW001)階段性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