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剪紙 希而特色

摘 要:探究湖南著名剪紙藝術家李希特先生生肖剪紙藝術特色,揭示其剪紙藝術創作的形式法則與藝術規律。通過田野考察走訪李希特先生并對其剪紙藝術作品進行比較研究,同時翻閱了大量的相關文獻。李希特深受曾國藩耕讀文化影響,在生肖剪紙創作形式法則上有三個特點“造型呈現形態美感”“色彩選取相得益彰”“裝飾注重畫面營造”。在剪紙藝術特色上表現出“書法篆刻配剪紙”“生肖美滿全家福”和“團花生肖彰傳統”等三種藝術形式。李希特敢于在傳統的基礎上創新,順應大眾的審美趨勢,為剪紙藝術新發展提供了可資借鑒的范例。
關鍵詞:李希特;十二生肖;民間剪紙;書法剪紙;團花


名人輩出:國藩故里 學養深厚

湘中多才俊,遠有三國蜀相蔣琬 、明代大理寺右評事賀宗、清代中興名臣曾國藩,近有民主革命先驅禹之謨、中共早期卓越領導人蔡和森、著名婦女領袖蔡暢等名人。[1]今日雙峰,人文蔚起,文學藝術方興未艾,其本土代表人物有當代著名畫家王憨山、曾彩初,以及堪與比肩的剪紙藝術家李希特先生(圖1)。李希特1995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授予“民間工藝美術家”稱號,2000年獲“湖南省剪紙藝術大師”殊榮,2011年獲得湖南省工藝美術大師榮譽稱號,截至2017年,湖南共有146位行業領軍人物榮獲湖南省工藝美術大師榮譽稱號,剪紙類別的只有兩位,李希特先生是第一位。

圖1 李希特(1942年~)

圖1 李希特(1942年~)

李希特1942年出生于湖南省婁底市雙峰縣印塘鄉,他深受雙峰源遠流長的文化熏陶,特別是受到曾國藩耕讀文化中的“去惰戒奢,勤儉持家,禮尚往來,重義輕財”等思想影響,在生活中嚴以律己、勤苦耐勞、不嗜煙酒、不好歌舞,只癡迷于剪紙,刀耕不輟。在為人處世上,李希特先生低調謙虛,知名民間美術學者左漢中老師曾評價李希特為人端正、文雅,可謂謙謙君子。

李希特先生從事剪紙藝術60多年,他學習剪紙受到了祖母的影響,李希特自小出生在農村,家境貧寒,父母早故,從小與祖母相依為命。祖母心靈手巧,擅長繡花、剪紙,李希特深受祖母的影響,對剪紙也產生了濃厚的學習興趣。李希特初中就讀于雙峰縣第二中學,王憨山老師是李希特的班主任以及美術教師,受王憨山老師的影響,李希特喜好書畫。除了傳承祖母的剪紙技能,他還通過閱讀與剪紙相關的書籍來提升自己的剪紙技藝。李希特先生1964年(22歲)在新澤中學及附近的小學任教,并于1970年(28歲)在邵陽師范進修一年,經歷過文化大革命,1985年(43歲)又調至縣文化局工作。在退休之前他默默無聞,鮮為人知。在無人問津的時光里,他始終執著于剪紙,勤學不輟,厚積薄發。李希特先生學養深厚,念過師范具有一定的文化基礎,參加過縣文化館組織的美術創作班,學過素描畫像,具有一定的美術基礎,自身喜好書畫、篆刻,這都為其后期創作出獨樹一幟的剪紙藝術風格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李希特先生的剪紙作品根植于傳統剪紙,又不拘泥于傳統剪紙,其剪紙的內容涉獵很廣,比如有喜慶團花、對聯剪紙、肖像剪影、人物剪紙、書法剪紙等多種類型。李希特先生是一個集篆刻、書法、繪畫、文學、剪紙等領域于一身的藝術家。其剪紙制作柔美細膩,也具有豐富的內涵以及深刻的寓意。且裝飾性很強,具有觀賞性,再配上精美大方的裝裱形式,讓剪紙作品登上了大雅之堂,很符合當今民眾的審美情趣和精神需求。李希特先生的剪紙風格樣式很多,涉及的內容也很廣,其十二生肖系列的剪紙也極具特點,可以說十二生肖剪紙是最能夠反映李希特先生的剪紙藝術特點。

根植傳統:民間剪紙 十二生肖

十二生肖,又叫屬相,是中國與十二地支相配對應人出生年份的十二種動物,包括鼠、牛、虎、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2]十二生肖在我國傳統文化中具有很重要的地位,除了屬相說,它還是古人以動物紀年、紀時的一套符號,是古代天文歷法的一部分。后來十二生肖受道教的影響,又成為民間宗教信仰的一部分。因此,在民間人們通過對十二生肖的信仰,祈求能夠得到神靈的保佑,平安如意。[3]生肖本身具有一定的所指含義,因此關于十二生肖的繪畫、詩歌、書畫等作品也有許多,通過不同的藝術形式傳達出各自不同的內涵情感。在剪紙藝術領域也不例外,民間剪紙是勞動人民為了更好地滿足自身精神生活方面的需求而創造出來的,表現出對美好生活的向往,生肖是民間剪紙藝術中重要且常見的一種創作題材。[4]

生肖剪紙產生并扎根于勞動人民深厚的生活土壤中,用活潑可愛的生肖形象表示出與生活息息相關的深層美好寓意,比如在生肖中排名第一的子鼠,老鼠偷吃糧食,證明家中有余糧,說明家庭富足,加上老鼠繁殖能力很強,在民間也作為“多子”的象征;在古代羊被視為吉祥之物,“吉羊”寫作“祥”字,羊是安泰、祥和的象征,在歲首用“三陽開泰”寓示吉祥平安,民間改作“三羊開泰”;在《淵鑒類函》中有一句古語:“豬入門,百福臻”,豬有“烏金”的別名,是財富的標志,豬的肥頭大耳形象也是福氣的象征。十二生肖表現的主題涉及到民俗、信仰、哲學等專業領域,是人們內心情感的一種表達,有著非常鮮明的生活氣息以及藝術特點。

十二生肖與剪紙藝術都是來自民間生活經驗的積累與總結,是吉祥文化意念的象征。由此可見,生肖剪紙是人們對自己屬相美好意愿的載體,也是民間剪紙題材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生肖剪紙能夠更好地促進生肖文化與民間剪紙藝術的融合以及共同繁榮與發展,傳達出向往幸福生活的祈盼。[5]李希特先生將生肖剪紙依托于生肖這個載體,將民間剪紙賦予生肖文化之中,將故事刻入生肖剪紙中。在每年春節來臨之際,李希特先生常常也會作一些生肖小品剪紙以送親友,恭賀新春。

形式多樣:藝術法則 常新致遠

李希特先生創作了大量關于生肖的剪紙,但每一個生肖剪紙的作品在不同方面都有所差別,相同的生肖動物呈現出不同的造型,或抽象或具象,李希特先生都能緊抓動物自身的形象特征并將其生動形象地呈現出來,具有一定的形體美感;顏色的選取上既根植于傳統的紅色,又采用相得益彰的其他配色;主體形象周邊不同裝飾的添加,營造出不同的畫面感。因此不同的造型呈現、色彩選取以及裝飾添加所呈現出的藝術效果也都不盡相同。從時間的緯度我們可以看出李希特先生的作品在一次次的創作中不斷地創新和蛻變,形成了自己獨到的剪紙藝術法則和形式規律。

1.造型的呈現:形態美感

圖2 “S”形蛇

圖2 “S”形蛇

通過剪紙這一載體呈現出特有的物體造型,剪紙作品呈現的形象往往是對物體造型的簡要提煉概括,剪紙中動物的形象是通過剪紙這種獨特的藝術語言形式才能夠表達出的特有的視覺效果。十二生肖剪紙通過提煉動物的神態,利用夸張變形的手法,將動物的外形通過簡練的輪廓線和紋路線勾勒出生動簡潔的動物形象。[6]李希特在此基礎上增加了工藝造型的特色,以此來塑造生肖形象的形體美感。

圖3 生肖蛇

圖3 生肖蛇

李希特先生創作的生肖剪紙有許多版本,如他的生肖蛇剪紙,蛇的造型就有多種。主要造型以盤繞曲線為主,形成了“S”形或者“Q”形。“蛇”是象形文字,《說文解字注》中對蛇的注釋為:“它,蟲也。從蟲而長,象冤曲垂尾形。”“蛇”的古體字是“它”,《說文》小篆“它”的寫法:上面是一條大蛇的頭,下面的鉤是蛇身及尾部,后世書法家稱之為龍尾鉤,這就是蛇為什么“盤”的本意。[7]如圖2蛇的形象呈現“S”形,通過大面積的塊面將蛇的彎曲感呈現出來,再將蛇身上通過鏤刻的形式進行裝飾美化,這樣通透、形象的物體就活躍起來。還有的剪紙其蛇的形象呈現“Q”形,通過一條彎曲的主體表現出盤旋的身體,再加之吐出的舌頭,一目了然,讓人第一眼就能看出是蛇的形象,李希特先生抓住了蛇體的特征,簡潔概括地勾勒出蛇的形象。

2.色彩的選取:相得益彰

在圖像中顏色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不同的顏色被賦予了特殊的文化涵義,喚起人們不同的情感,通過對物象視覺的感知,轉換成一種文化反思。人們對色彩的運用成為一種主觀的符號和圖式,并被賦予了特殊的情感和文化理念。[8]在剪紙的顏色中,運用最多的是紅色。早在遠古時期,紅色是最先被原始先民確認的顏色之一,紅色更容易讓人感到興奮和愉悅,紅色是火把的顏色,可以驅散寒冷防范野獸;紅色是血液的顏色,與生命息息相關……紅色是神圣的是吉祥的,寓意著吉祥如意、喜慶祥和。色彩超越了視覺感受,而成為一種文化觀念,它就將被賦予更多的意義和永恒的價值,紅色在剪紙藝術中被廣泛使用,也正是體現了這種價值。

圖4 生肖虎

圖4 生肖虎

隨著人們審美的變化,剪紙在色彩的運用上也變得豐富多彩,形成了手法多樣的套色剪紙、襯色剪紙、拼色剪紙、染色剪紙等不同種類的剪紙,但剪紙最為常見的顏色還是以紅色為主。李希特先生的生肖剪紙顏色以紅色為主,褐色、金色、藍色、黑色為輔助。如圖3的生肖蛇,采用了套色剪紙的手法,主體顏色采用了深藍色,金色紙放在主稿下面,少許錯開一點位置來襯托主體,不僅使得畫面的層次感更加豐富,也使主體形象更具立體感。如圖4的這幅生肖虎,主體虎選用大量了紅色色彩,并在虎的形象上剪刻出團花樣式,視覺上給人喜慶的視覺感受,內涵上具有富貴吉祥的美好寓意。畫面中又有七只形態各異的小虎,顏色采用了黑色與金色的套色手法,黑色給人莊重之感,金色屬于亮度很高的一種顏色,燦爛輝煌很耀眼,給人溫曖的感覺,黑和金色的搭配,讓黑色不壓抑,使金色不會太刺眼,兩種顏色的選取結合相輔相成,畫面整體給人大方莊重之感。李希特先生的套色手法在顏色的選取上恰到好處,既豐富了傳統剪紙的顏色,又不使人眼花繚亂。

3.裝飾的添加:畫面營造

圖5 生肖虎

圖5 生肖虎

李希特先生的剪紙作品中不僅僅有生動的生肖動物主體形象,在其周圍還會根據作品的主題思想刻畫一些紋樣,既能夠對主體形象起到烘托作用,又能對整體畫面進行裝飾,豐富畫面,生動地傳達出其生肖剪紙的美好祝愿。在剪紙中最常見的裝飾元素當屬花鳥,如圖5,這只生肖虎,除了主體虎的形象,周圍還運用了牡丹、梅花、菊花等形態各異的花卉以及蝙蝠等進行裝飾,寓含吉祥、富貴、多福的美好愿望,整體畫面呈現出一只俏皮喜慶的老虎。而圖6的老虎剪紙背依群山浮云、腳踏松枝,營造出巍峨的壯美感,呈現出一個昂首長嘯的虎王,畫面感更加大氣。由此看來,不同剪紙裝飾的添加、背景的塑造,展現出的動物形象也不盡相同。

圖6 生肖虎

圖6 生肖虎

民間傳說是由歷史人物、重大事件、地方風俗等有關的故事組成,涉及到家庭、婚姻、民間的風俗習慣等方面,是本土民間文化的一種象征。民間傳說的主要方式是百姓之間的口口相傳,除此之外還可以通過文字、圖畫、表演等形式進行傳播,是對民眾生活的真實反映,表現出民眾對人生的思考以及對美好事物的向往。[9]李希特先生選用了剪紙這一藝術載體將民間傳說視覺圖像化,以此將民間傳說傳承下去。比如十二生肖中的蛇,與蛇相關的中國民間四大傳說之一《白蛇傳》中的白娘子是蛇精幻化而成的,剪紙的整體背景為西湖的風光景色,有荷花、楊柳以及在斷橋上相遇的“白娘子”與“許仙”。李希特先生將白娘子傳奇的故事情節作為生肖蛇剪紙的背景(圖3),將生肖動物蛇與民間故事傳說結合在一起,利用剪紙的形式將其呈現出來,表達出了人們對男女自由戀愛的向往之情。

風格獨特:繼承傳統 雅俗共賞

圖7 牛:牧笛傳新曲,耕犁試早春

圖7 牛:牧笛傳新曲,耕犁試早春

剪紙藝術是我國古老的民間藝術之一,是民眾喜聞樂見的一種藝術形式。在最早之前剪紙用于宗教儀式、葬禮紙扎等,有著濃厚的神學、宗教色彩,再后來因其材料易得、成本較低受到了民眾的歡迎,尤其適合農村婦女閑暇時制作,起到裝飾的作用,最常見的就是窗花、服飾剪紙等。隨著時代的發展,李希特將剪紙從窗戶搬至廳堂書札,讓此民俗藝術品登上了“大雅之堂”,呈現出了雅俗共賞的審美趣味。此“雅”指的是雅致之美,書卷之氣;此“俗”指的是通俗之美,民俗之氣。[10]李希特先生的剪紙作品橫跨多個藝術領域,將書法、篆刻、詩詞結合在一起,擴展了生肖剪紙的藝術表現形式。李希特先生的生肖剪紙繼承傳統不泥古,注重超越不逾矩。

1.書法篆刻配剪紙

圖8 羊:報恩知跪乳,和眾暢惠風

圖8 羊:報恩知跪乳,和眾暢惠風

李希特先生的剪紙技藝采用剪、刻并用的方式,他創作的一些生肖作品下配有一則五言文字與之生肖形象相對應,文字通過篆刻的方式形成印章。印章的添加使剪紙更具傳統書卷氣息,有圖文并茂之感。印章的文字是根據生肖的習性、民俗、神話傳說等形成,而每一幅印章又成一字謎,隱含對應的生肖。比如生肖牛:“牧笛傳新曲,耕犁試早春”(圖7);生肖羊:“報恩知跪乳,和眾暢惠風”(圖8);生肖蛇:“一曲斷橋會,千秋佳話傳”;生肖雞:“惜時爭分秒,報曉唯誠信”。印章文字與生肖的結合體現出對生肖的贊頌,直抒胸臆,以期萬物臻榮,共享和諧。

書法與剪紙的結合是李希特先生剪紙的一大特色,剪紙與書法的組合創作,改變了傳統剪紙單一的構圖形式,將書法融入到剪紙作品中,使整體畫面變得更加活躍,不死板;傳統的民間藝術剪紙與傳統的書法藝術組合在一起,有雅俗共賞、相映生輝之效果;文字的添加,直抒胸臆,更好地抒發出了作者的創作情感。如圖9《十二生肖贊》,相配的十二幅五言印章和一首題跋,更直接地表現出祈盼保護自然環境、人與動物和諧共生的情感。當今社會正朝著多元化方向發展,不同層次的受眾的審美觀都不盡相同,剪紙與書法相結合的藝術形式適應了當今大眾審美的需求。[11]而要實現這一點需要剪紙藝術家不僅具備高超的剪紙工藝技能,而且要能熟諳傳統的書法之道,在民間剪紙藝人中能夠同時具備二者精華的李希特先生當屬個中翹楚。

圖9 十二生肖贊

圖9 十二生肖贊

2.生肖美滿全家福

圖10 生肖全家福系列一

圖10 生肖全家福系列一

在中國,有用生肖紀年的傳統,每一個生肖代表一年,十二年一個輪回。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生肖屬相,在民間也有認為屬相與人的性格具有一定相關性的說法。李希特先生的生肖剪紙還有一個很有趣的系列,叫做《生肖全家福系列》,此系列是李希特先生為朋友家私人定制的。如圖10中的生肖形象有虎、牛以及鼠,其分別代表了父親屬虎,母親屬牛,兒子屬龍,圖11也是相同的含義。在生肖全家福中用一個生肖代表一個家庭成員,三個生肖組合在一起代表了幸福和諧的一家人。這種表達方式也是李希特先生利用生肖剪紙和家庭成員的生肖屬性的契合,創造性地擴大了生肖剪紙的表現內容。

圖11 生肖全家福系列二

圖11 生肖全家福系列二

《生肖全家福系列》的剪紙作品中李希特先生統一采用了內圓外方的一種構圖結構,方圓相濟,相映生輝。三個生肖屬相填充至圓形中,也寓意著此家庭的團團圓圓、美滿和諧。生肖形象周邊采用了一些蝙蝠、蝴蝶、牡丹、浮云等裝飾元素,李希特先生將這些原有的吉祥圖形符號進行了重新組合和構建。浮云紋樣襯底,五只蝙蝠形象寓意著五福臨門,蝙蝠與浮云的組合寓意洪福齊天。蝴蝶在南方是“福”的諧音,牡丹花代表富貴吉祥,蝴蝶于牡丹花上翩翩起舞,寓有花開富貴、福祿雙全的吉祥含義。吉祥圖形的重組,使其內涵豐富,寓意深刻,這些創作都是受到了傳統民俗文化的影響。其創作的《生肖全家福系列》精美細致,很具有觀賞性,將其裝裱后可掛于家中。此“全家福”用生肖的形象代替了人物形象,創作想法新穎有趣,受到了大家的好評。

3.團花生肖彰傳統

圖12 歲月如金

圖12 歲月如金

團花樣式是剪紙中古老的樣式,可追溯到南北朝時期。團花剪紙是剪紙中很重要的一種范式,在民間廣泛流行,裝飾性很強,圖案美觀很具有欣賞性。團花剪紙具有對稱性,剪出的物體也都是雙數,體現出了中國人對好事成雙的祈盼。除此之外,團花呈現圓形,在中國人的觀念中,圓也代表著圓滿、美滿美好、團團圓圓的寓意,極具傳統風味。

圖13-1 生肖作品

圖13-1 生肖作品

李希特先生將傳統團花剪紙和生肖剪紙進行了組合,如圖12《歲月如金》,此幅十二生肖作品中李希特先生將傳統團花與生肖動物巧妙結合起來。十二生肖本身就具有紀年的意義,用生肖來表現歲月、時間恰到好處,團花外形呈現圓形,周而復始,蘊含時間長河生生不息。團花中采用了牡丹花,牡丹寓意富貴吉祥,外圍還有兩圈精細的花紋,刻畫精美,有很強的裝飾性。整幅作品生肖運用了黑色,黑色本身就是純度、明度最低的顏色,在紅色的團花中能讓十二生肖視覺效果更加地突出,產生立體的效果。紅黑都屬于濃厚的顏色,有一種厚實之感,大方莊重,這兩種顏色任意組合都不會給人們帶來頭重腳輕的失衡感。此幅十二生肖作品,通俗易懂,傳承了中國民間的審美意念,又具有極強的觀賞性。

圖13-2 生肖作品

圖13-2 生肖作品

圖14 鴻運當頭

圖14 鴻運當頭

在李希特先生的一些團花生肖剪紙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到沿邊緣縷刻了一圈有趣的小十二生肖(如圖13),此為十二生肖甲骨文。利用文字象形的特征,將其稍作夸張變形,便將每個字塑造成一個簡約的生肖形象,這也充分體現了中華民族文字之美。今年2021年是牛年,李希特先生為喜迎牛年,新創作出一幅團花生肖牛的剪紙作品將其命名為《鴻運當頭》(圖14)。此幅作品由五個小團花組成,數字“五”具有吉祥的含義,東南西北中,金木水火土,五行生萬物。中間的小團花是將“牛”的象形文字進行變形處理,頭載紅花,率眾牛歡騰而至,一派喜慶興旺之景象躍然紙上。采用了抽象的祥云紋樣襯底,此幅作品中的四個角花,采用了傳統的蝴蝶牡丹的剪紙紋樣,寓意著吉祥如意、幸福美好即將來臨。在李希特先生的團花生肖剪紙中,有自己的創新之處,但也處處體現著我國傳統的民俗文化,團花生肖剪紙寄托著李希特先生對新年的期盼以及美好祝福。李希特先生雖年入耄耋,仍初心不改,惟與時俱進,創新求變!

結語
生肖在我國擁有悠久的歷史,它是一種民間信仰,在古代具有紀年、紀時的意義,其又稱為屬相,在我國每個人都有自己相對應的屬相。生肖體現出人民對美好生活追求的深刻含義,生肖文化是吉祥文化的象征。生肖也是剪紙中常見的一種題材,通過剪紙這個載體將動物形態表現出來,形成剪紙特有的視覺效果。

隨著時代的變化,剪紙藝術的更新,李希特先生在剪紙領域不斷地探索與努力,其十二生肖剪紙在造型、色彩、裝飾上也是在不斷創新與變化的。李希特先生將我國傳統的書法、篆刻、印章等藝術形式與生肖剪紙結合,雅俗共賞,直抒胸臆;按照家庭成員的人物屬相創作“生肖全家福”剪紙,構成幸福和諧的家庭全家福,創作想法新穎有趣;將傳統的團花元素與剪紙相結合,并添加具有吉祥含義的紋樣,具有很強的裝飾性,彰顯出我國傳統民俗的“圓滿”文化。李希特先生的生肖剪紙是在傳統的基礎上進行創新,順應了時代大眾的審美趨勢。探析李希特先生的生肖剪紙能夠促進生肖文化與剪紙藝術的結合與發展,也為剪紙藝術新的發展提供了借鑒思路。


參考文獻
[1]湖南省雙峰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編.雙峰縣志[M].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1993:2.
[2]多拉,安見才讓.藏歷勝生周期表中五個參數的算法研究與實現[J].計算機時代,2019(09):58.
[3]周艷偉.十二生肖剪紙[M].沈陽:遼寧美術出版社.2010:3.
[4]趙娜.淺談民間剪紙藝術的審美特征[J].美術文獻,2019(03):145.
[5]劉桂珍.淺談生肖在中國民間剪紙藝術中的表現[J].長沙鐵道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12,13(03):46.
[6]蘆薇,邱春婷.淺析生肖在揚州剪紙藝術中的表現[J].藝術科技,2019,32(11):150.
[7]劉健,劉曉.蛇的民間剪紙形象[J].美術,2013(04):126.
[8]馮東,陳俐燕,李丹.民間美術色彩的表現功能與文化意義[J].鄭州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7(01):165.
[9]李翠林,董毅芳.民間藝人王計汝剪紙的內涵解析[J].太原師范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08(03):123.
[10]田茂軍.剪紙藝苑的拓荒者——李希特新文人剪紙藝術特色論[J].文藝生活(藝術中國),2014(10):131.
[11]李希特.剪紙與書法組合創作的探索[J].文藝生活(藝術中國),2014(10):130.

*基金項目:本文系2020年度湖南省教育科學“十三五”規劃立項重點課題“湖南傳統手工藝的高校傳承與創新研究”(項目編號:XJK20ATW001)階段性成果。


作者簡介
1.任師(1997~),女,河北石家莊人,現為湖南師范大學美術學院19級設計學專業研究生。通訊地址:湖南師范大學南院五棟宿舍,410006。TEL:13100905303,E-mail:1034456052@qq.com。
2.吳衛(1967~),男,湖南常德人,湖南師范大學美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設計藝術學博士,曾于1988~1990年留學日本千葉大學デザイン學科。現為中國包裝聯合會包裝教育委員會副秘書長、中國工藝美術學會理事、湖南省工業設計協會副會長、中國機械工程學會工業設計分會委員、湖南省設協設計藝術理論專業委員會主任、湖南師范大學學術委員會委員。主要研究方向為媒體視覺傳達理論及應用研究、非遣數字化傳承與文化創新研究和包裝設計及應用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