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基于歷史學時空觀念的環藝畢業設計教學思路

摘要:針對國內高校環藝專業設計史論與實踐教學少有交集,難以形成良性運轉的專業課程生態關系等現狀問題,文章嘗試將具有綜合性與跨文化研究特性的畢業設計教學,作為改革“史論、實踐兩張皮”的實驗場。提出:“將連續、整體的歷史學時空觀念及其方法邏輯,引入擬定選題、文獻資料解讀、場地調研取證以及整體設計規劃等畢業設計各階段”的教學思路。引導學生就畢業設計命題進行歷史溯源與當代思考,將設計史論的知識學習上升為設計思維與史地維度認知力的訓練。
關鍵詞:歷史學時空觀念;環藝專業;畢業設計;教學思路


一、環藝畢業設計特點及問題的緣起

對于學生而言,畢業設計是對本科專業學習的總結與提升,屬于學時較長的綜合實訓課程;對于教師來說,它是聚焦高校專業教學的目標導向,呈現教學觀念與方法的最終環節。環境藝術專業的畢業設計教學,意在引導學生運用四年所學知識與實地調研、實習經驗,完成教師擬定的設計課題。在這一過程中,教師需引導學生超越環境空間的物質層面,思考人、物質文化、精神文化與制度機制文化的整體關系建構,從而提升學生綜合、深入處理問題的能力。

然而,高校擴招以及爭相興辦環境藝術專業,促使該專業的“應用性”目標定位更加明確,以便高效接軌已經普及化的高等教育和設計市場需求。這直接導致不少本科高校的環境藝術專業出現兩大方面的教學問題:一、設計史論類與實踐類課程的總課時分配不均。大量史論類課程被“砍殺”或被大幅度壓縮課時,而諸多設計實踐類課程的種類卻不斷細分,課時、學分顯著增加。二、設計史論類與實踐類課程少有交集,難以形成良性的專業課程生態關系。例如,設計史論類課程較少引入實踐環節,而實踐類課程又缺少史地維度的教學視角。

鑒于此,筆者嘗試在課時跨度將近一學年的教學環節——畢業設計中引入歷史學認識論和邏輯方法,旨在藉由設計課題展現歷史思維的意義與價值,“以歷史為媒介開拓新的手段和途徑來擴展學生的設計思路。” 。

二、連續、整體的歷史學時空觀念

歷史學研究涉及兩大內容:其一,是對史實、史料的梳理與考證;其二,是以史實為依據,從歷史觀、歷史認識和邏輯思辨入手進行歷史詮釋,并試圖形成同當今物事關系的理論建構。因此,歷史學研究有助于對歷史上的設計現象與當今設計問題進行系統的批判性解讀,有利于為個人提升設計認知力、創造力,提供思考工具與解析方法。

此外,美國歷史學家William McNeill在《世界史》中,提出以文化圈作為分析歷史的核心,研究不同時期各文化圈發展、演進、交流、滅亡的過程,從而形成跨時間、地域的世界史觀。 這是一種基于多元文化共生的世界主義,它啟發研究者正視全球與地方文化的隔閡,把握中外設計的關系脈絡,力求在科技全球化同場所精神地域化的交融中,推動設計發展、創新。

在追溯源流、演變,以及思考未來的這種連續體認識論的基礎上,在將東西、古今、區域、類型等視為理應對比、關聯研究的一種整體性時空觀念基礎上,教師引導學生就畢業設計命題進行當代思考,有利于學生將設計史論的知識學習上升為設計思維的訓練。

三、以歷史學時空觀念引導教學思路

連續、整體的歷史學時空觀念,引導了從擬定選題、文獻資料解讀、場地調研取證以及整體設計規劃等各階段的畢業設計教學思路。

(一)擬定選題階段
嘗試將歷史、哲學與當代設計相結合,鎖定“形式寓意與符號學范式,風土敘事與場所范式,新舊轉化與類型學范式,地域建造與建構范式,以及歷史主義與拼貼范式”等人文社科理論學說和設計史論敘事專題,形成以“設計演進的史地維度,設計原型與現代轉化,中外設計關系脈絡,以及設計的時間、空間、社會關系脈絡”為思辨主題、實踐方向的畢業設計命題。

擇取筆者近五年的畢設選題為例:《基于特定歷史時期的新中式系列設計(餐飲與辦公空間)》旨在回應“傳統設計要素”無序混搭的當今設計問題,要求學生采用設計史論研究視角、思維方式與美術考古研究方法,助力設計實務中的問題分析、原型考辨與設計要素推衍。《民國名媛主題民宿設計研究》需要從民國名媛的身份特征切入,引發學生思考民宿緣起、發展中的女性意義內核,再以民國名媛日用陳設與起居空間特點為基礎進行設計實踐。一方面再現民國名媛們的女性主體意識,映現其置身的民國政治、社會、文化脈絡;另一方面,回應當今男女平權的價值訴求,以及大陸民宿產品單一、民宿產品類型細分度較低的現狀問題。此外,如《ART DECO風格單身女性公寓室內設計》、《唯美穆夏主題餐廳室內設計》、《“八零年代”懷舊情結輕食餐廳室內設計》等選題,均以“提升對中外設計關系脈絡的把握力,對設計的社會、生活實踐與精神屬性的分析、表達力”為旨歸。(表1)

(二)文獻資料解讀階段
在設定、分析選題題旨的基礎上,提煉出連構傳統、現代關系的研究專題,搜羅適合本專業學生學習特點的文獻資料。這些文獻資料既梳理了設計史實,也不乏批判認知歷史及對當今設計實踐的豐富思考。在這一階段,引導學生重點認知、分析兩對關系:一、個案和背景文脈。深入解讀前現代、現代、當代設計史經典敘事,把握設計演變及其關聯域;二、文化趨同和異質交融。梳理“保持文化多樣性的同時認同民族身份”的設計演進過程。

以畢設選題《ART DECO風格單身女性公寓室內設計》為例,根據選題性質:“批判解讀歷史基礎上的設計實踐”,筆者首先引導學生將ART DECO風格納入現代設計史的背景文脈中,形成閱讀、研究專題:“影響ART DECO風格的歷史因素、物質基礎與時代思潮”;再從現代性與文化傳承,世界主義與民族國家等二元碰撞、博弈中,產生閱讀、研究專題:“殖民主義與民族主義背景下的近代中國ART DECO風格”;最后,回應畢設選題,引入后現代時期的女性主義社會學,研究一八七零年代以后的法國女性主義傳播近代中國都市,影響到ART DECO風格的女性審美表達,并進一步影響到當代中國住居中女性身份建構的歷史過程。在此基礎上,形成閱讀、研究專題:“近代中國ART DECO風格的‘女性絮語’在當代住居中的表述”。(圖1)

圖1畢業設計《ART DECO風格單身女性公寓室內設計》中的歷史認知與閱讀專題

圖1 畢業設計《ART DECO風格單身女性公寓室內設計》中的歷史認知與閱讀專題

(三)場地調研取證階段
形成研究專題、解讀文獻資料是基礎,投身現場、調查取證則為環藝畢業設計深入實踐創新提供依據。

這一階段需要以破解“精英主義的敘事神話”為前提。所謂“精英主義的敘事神話”,即:“以設計師為中心,追溯‘天才或先鋒派’指揮棒從一位偉大的設計師手中傳到另一位,伴隨著一連串的成就。” 這種神話設計師的立場源于對藝術家神話敘事的模仿,始作俑者可能是尼古拉?佩夫斯納的《現代設計的先驅》。佩夫斯納“遵循線性的進步史觀,從復雜多元的時代截面圖中抽取出‘唯一重要的元素’,為現代運動的建筑和設計建立起一套歷史譜系,創造出一群‘英雄’,他們憑借個人的創造力,使設計擺脫風格危機和商業罪惡,演化出‘形式追隨功能’的現代主義。” 這直接導致設計敘事脫離了生活現實,生產過程被貼上“低劣”標簽,消費者的日常生活實踐被認為不值一提,最終,設計師這個“重要的元素”被供奉在神壇上接受大眾的頂禮膜拜。事實上,設計師在設計流程中的真正作用是一位“調解者”而非設計全過程的“控制者”。他通過設計賦予物品意義進而影響到生產與消費,但是消費者如何使用物品及其日常生活實踐,會反向影響物品意義,甚至再造出物品的新意義。

基于此,深入空間使用者的日常生活,調查、記錄他們的行為習慣、言語動作及其在現代生活中的變化與調適,便有利于破解設計師神話,呈現使用者日常生活實踐同現代設計實踐之間相互影響、相互塑造的關系。以《“八零年代”懷舊情結輕食餐廳室內設計》為例,筆者引導學生進入建造于八零年代的居住區,體驗自八零年代延續至今的場域環境,采訪八零年代正值青壯年而今已步入老年的居民,從中了解他們當年的慣常活動與日常生活方式,記錄他們對當年家庭生活用品與起居環境的回憶。在此基礎上,思考當代輕食餐廳的成因、社會意義同民眾過往日常生活實踐的關系,以及如何依據民眾“慣習” 的當代嬗變,形塑輕食餐廳空間環境。(圖2)

圖2基于民眾日常生活實踐的場地調研

圖2 基于民眾日常生活實踐的場地調研
(一排左:依據生活訴求,居民自發改建民宅垂直交通與空間格局;一排中:居民的自發建造改變了傳統民居的屋架與立面結構;一排右:村居田畝種植形態。
二排左:傳統村居的洗滌臺;二排中:民眾社交行為與公共文化活動;二排右:充滿生機的公共生活與文化空間。圖片出處:實拍。)

(四)整體設計規劃階段
整體設計規劃階段需要設計者依據現存問題,藉由縝密的邏輯方法與謹慎的經驗觀察來構想設計策略。這其中,借助美術考古與建筑類型學研究方法,形成歷史、現狀與未來的邏輯推衍過程,將有助于學生強化“連續、整體的歷史學時空觀念”,實現“將設計史論課程知識轉化為設計思維與方法”的教學目的。

作為美術學與考古學的一門交叉學科,美術考古不同于常見的基于生物類型學的考古,它的復雜性在于既要關注遺跡、遺物背后的物質生產機制,還需聚焦審美意識、社會制度、時代思潮等精神動力。美術考古的類型學研究方法主要應用于造型藝術研究,它將器物、紋樣、遺跡進行分型分式,厘清功能、工藝技術與審美意識影響下的樣式演變過程,通過梳理縱向發展、進行橫向聯系,構成完整的發展系列。同時,每一個階段的樣式發展過程都要置于總體發展譜系中去研究,從而使器物、紋樣、遺跡研究由輕信古史傳說、感覺臆想上升到系統的科學研究。美術考古分型分式、注重祖型及其演變過程的研究策略,對于整體設計規劃階段的研究對象溯源以及原型特征考辯來說,具有重要的方法指導意義。

此外,規劃設計策案時由歷史原型特征而現代演繹的過程,也回應了追溯演變、展現事物連續性的歷史學時空觀念。這時,涉及另一種研究方法及理論——建筑類型學。建筑類型學觸及“原型”、“變體”兩個主要的概念議題。《對建筑類型學及其方法論的淺識》一文顯示:“原型”是變換的根本,代表建筑的深層結構,是同一種群的集體記憶,是生活方式、歷史事件在人腦中的凝聚和沉淀,也是對使用者日常生活實踐的再現。“變體”是在結合具體場所進行方案轉換的過程中,將抽取出的“原型”進行組合、拼貼、變形,創造出既尊重群體記憶和“慣習”,又能適應人類社會發展的新形式,從而建立起良好的歷史與現代關系。 (圖3)

圖3 以傳統民居的創新設計為例,演示:以建筑類型學為理論基礎,連構建筑傳統與當代形式的過程。
1、在魚龍混雜的傳統民居形式中,遴選類型,提取范式;
2、在傳統民居范式中,去粗取精,提煉與集體記憶相關,傳達傳統民居深層結構的要素——原型;
3、通過組合、拼貼、變形,由原型衍生出多種變體,創造出尊重群體記憶,又能適應人類社會發展的豐富多彩的新形式。

以《基于特定歷史時期的新中式系列設計(餐飲與辦公空間)》為例。首先,整理調研取證資料,分析新中式設計現狀問題:1、新中式之“中”的歷史特征不明顯,混搭歷史要素的情況較嚴重;2、新中式之“新”的手法簡單化,直接將所謂的中國傳統設計要素“拼貼”進現代空間。其二,圍繞研究選題、解讀文獻階段所擬定的歷史時期:秦、宋、明、民國,借助美術考古研究方法,提取對應歷史時期的原型造型特點,研究原型背后的樣式發展譜系。需要說明的是,所擇取的歷史時期往往更強烈地牽動了中國設計文化生態的轉型。其三,基于建筑類型學研究方法,通過簡化原型的造型要素,變換原型的制作材料,重構原型的空間組合關系,以及延續歷史原型所依托的自然觀、結構觀與文化象征涵義等方式,推衍出歷史原型在現代餐飲與辦公空間中的變體。圍繞上述各歷史時期營造出的系列新中式空間,旨在呈現設計史剖面的當代鏡像,從史地維度探索當代設計可持續發展的路徑。(圖4)

圖4歷史原型的現代轉譯——以“宋?宋風雅韻新中式辦公空間設計”為例

圖4 歷史原型的現代轉譯——以“宋?宋風雅韻新中式辦公空間設計”為例
(圖片出處:指導學生繪制。)

四、結語
一方面,全球信息化時代在為大眾帶來多樣化、分散化、個性化信息的同時,也導致大眾信息認知的碎片化與淺表化。在這一時代環境下,受到較系統的美術訓練卻疏于養成文化素養的環藝專業學生,勢必對批判認知時代問題和自覺閱讀歷史文本,產生更大的抗拒。另一方面,環藝專業橫跨科學技術、人文藝術與社會歷史的專業特性,要求學生須注重史論學習與生產實踐的結合。但是,為了應對狂熱的市場需求,當今中國高校的環藝專業教學與人才培養計劃,尚無暇顧及設計史論教學在豐富設計思想與創新實踐方法時所發揮的關鍵作用。對此,單方面寄望設計史論課程教學改革,來緩和史論、實踐兩張皮的內在矛盾,似乎無濟于事。

鑒于此,聚焦環藝畢業設計學時長、綜合性以及超越環境物質層面的跨文化研究特性,將畢業設計教學作為改良設計史論與實踐教學生態關系的演練場。教師嘗試將歷史學連續、整體的時空觀念,深入使用者日常生活實踐的調研取證,由現象而本質、由個案而背景文脈的認知模式,以及基于美術考古與建筑類型學的方法邏輯,融入擬定、分析選題,文獻資料解讀,場地調研與整體設計規劃等理論、操作環節。力求將單向度地傳授設計史論知識,轉化為對學生設計思維及對當代設計問題之史地維度認知力的訓練。或許,這一教學措施可以為國內高校環藝專業教學改革,提供有益的補充與可行思路。


參考文獻
[1]汪曉茜.歷史之翼-2005世界建筑史研究和教學國際研討會述評[J].華中建筑,2005(23):1-4.
[2]蔡榮任.放寬建筑史的書寫[J].建筑學報(臺灣),2017(07).
[3]常青.歷史-理論-范式——“建筑學碩士”專業學位課程-“建筑歷史與理論”教學大綱[J].建筑師,2019(04):19-23.
[4]WALKER J.Design History and the History of Design[M].London:Pluto Press,1989:63.
[5]黃虹.論日常生活在場的設計史教學[J].美育學刊,2018(01):36-41.
[6]BOURDIEU.Distinction:A Social Critique of the
Judgement of Taste[M].London:Routledge,2010:165-7.
[7]劉曉宇.對建筑類型學及其方法論的淺識[J] .西安建筑科技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1(01):46-49.
[8]《設計》雜志編輯部.環境設計教育變遷[J].設計,2020(13):1.
[9]《設計》雜志編輯部.跨學科設計[J].設計,2018(14):1.
[10]林楠.新中式:來自產學研的共同探討[J].設計,2018(14):86-91.


作者簡介:
陳晨,女,金陵科技學院副教授。研究方向:設計藝術歷史及理論研究,建筑文化研究。

注:本論文已發表于《長江叢刊》。